当前位置:首页>>企业文化

“红管家”女神

文章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五矿集团公司
2017-08-02
字体:【】 【打印颜色:



3月8日,梁丽一如往常,早早来到办公室,扫地、擦桌子,将打好的热水放到桌子上,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一摞票据认真核对起来;李丽娟通过手机定位确认孩子已到校后,便打开电脑,投入到一天的工作中;张辉从坐了一晚的椅子上站起来,揉了揉早已僵硬的肩膀,又俯下身子将电脑上的Excel表审了一遍,她的节日便从与报表鏖战一夜后开始了。在这个女性的节日里,对于财务资产部这帮为公司管账的“女神”们来说,忙碌依然是她们的主旋律……

?

不加班就像中了500万

“从去年年中以来,就赶上几件大活儿,几乎天天都得加班!”张辉说道。张辉在2016年7月份通过竞聘成为财务资产部会计科科长时,恰逢集团公司原法人代表的离任审计、要召开上半年经济运行质量分析会、要上报财务年中报表。三件“大活儿”同时压在肩上,让刚上任的她根本没有适应的时间。那段时间里,拿起就放不下的电话、反复比对敲打的表格、融开又凝结了的咖啡,成了她工作的真实写照。

本以为在几个月的奋战后可以稍作“喘息”,没想到公司年度财务决算这一重任又将张辉摁在了办公椅上。

“我们一天都不敢懈怠。因为我们做的每一份报表都要准确、及时地将公司阶段性的财务状况呈现出来。”张辉颇有压力地说道。她和同科室的孟鑫两个人经常要严格按照时间节点完成一整套的财务报表。这一套报表包括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在内的十多份报表。单就资产负债这张体现公司全年财务状况的表格来说,就涵盖资产总额、负债总额、所有者权益总额三大项共计40个子项的内容,而这40项中的每一个数字都需要将20多家单位上报的数据进行汇总、抵消、合并。由于数据关联密切,稍有不慎就可能要从头来过,以至于她俩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不敢松弛。

“在这段时间里,要是有一天能不加班,感觉就像中了500万一样!”张辉和孟鑫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

我们都是“铂金”级接线员

性痴则其志凝,艺痴者技必良。财务资产部的同事给在资金科工作了16年的梁丽贴上了这样的标签:“放心大姐”“值得信赖”“从不着急”——一年近两千份的票据从没出过错;公司收支的资金数据能够从脑中随时"提取";与业务相关人员沟通交流始终语气柔和;常常为部室加班的同事打水带饭……

这些标签是梁丽自身品性与业务特性在16年间不断磨合所产生的化学反应。

“因为我们捏着整个公司的钱袋子,都是职工的血汗钱,不敢也不能出错,所以尽管在这个岗位上待了16年,每天坐在这里却还是如履薄冰。”梁丽对于大家的评价这样“开脱”着。

梁丽所在的资金科主要负责全公司的资金收支和现金报销。对于每一张票据,出纳都要反复核对,整理归档。即使是这样,梁丽还要隔两天就把台账翻出来捋一捋,进行再备份。她说之所以这样做,一是确保百分之百的资金安全,尤其是在公司当下资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更应该管好每一笔帐;二是时刻做到心中有数,能够及时为大家提供相关数据资料。

除此之外,她的科室还要负责融资、借贷等多项业务。平时大量时间都需要放在和公司各单位、金融机构、政府部门沟通协调上。所以除了她所说的“如履薄冰”外,还要“舌战群儒”。

“我们科室平时和各单位间的沟通就已经算多的了,常常是刚刚摁下电话,电脑上又浮出对话窗。这还仅仅是和公司内部单位之间沟通,相对单一,而梁姐那儿还要涉及外部的多个机构。如果说我们是‘金牌’级接线员的话,那她简直就是‘铂金’级的了!”张辉这样描述道。

同一个人打一个电话不难,同一群人打一时电话也不难,那么如果同一群人长年累月地打电话呢?所以张辉口中的“铂金”级接线员,既是指沟通量大,又是指在业务中要始终保持不急不躁的态度。

梁丽说她在生活中做不到“从不生气”,和家人在一起时也会说“炸”就“炸”。但是多年的工作经历让她明白,着急、生气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

作为部室里的“大姐”,她更是做到“和颜悦色”。每天早晨总是把热水打好;看到同事加班赶急活,就“不打招呼”地把饭菜端到办公桌上;同事有事,她就主动分担工作……

“其实我只是做了一个财务人员应该做的事情,专注与细心、认真与负责、理解与真诚是每一名财务人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如果张辉说我是‘铂金’级接线员的话,那么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是,我只是做的时间长了一点儿。”梁丽坦然地说。

?

幸福就是少一些牵挂

资产科李丽娟的办公抽屉里始终备着一盒艾灸,她时不时地要拿出来给同事们治治“病”,张辉的肩膀就曾是她“接诊”的对象。

“干财务的,对着屏幕一盯就是一整天,坐得久、加班多、活动少。时间长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儿‘职业病’。”资金科的许薇这样调侃道。

“这一阵儿一直加班,肩膀就有点受不了了。李丽娟知道后就拿出艾灸给我熏了两次,还真顶事儿!她简直就是生活方面的专家啊!”张辉边挥动着胳膊边夸赞道。

李丽娟之所以能被称为“专家”,是与她个人的经历分不开的。2009年,公司成立合肥分部,作为业务骨干,被选派到合肥;2014年,因业务需要,主动申请回到邯郸;2016年,公司总部南迁,她再次回到合肥。在7年的时间里,李丽娟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奔波”于邯郸、合肥两地。孩子的学籍由合肥转到邯郸,又从邯郸转回合肥;他们的家从单元楼搬进出租房,又从出租房搬回单元楼;一家人的惦念在两地之间辗转反侧,三代人的情感在近千公里的柏油路上来回穿梭。

“哪是什么专家呀,做得多了,操心多了,会的也就多了。孩子小,生病了觉得老吃药不好,总往医院跑又耽误时间,慢慢地自己就学会了推拿和艾灸。家里的事儿理顺了,工作起来才能全身心地投入。”李丽娟说道。

不光是照料孩子,生活中的诸多杂事,工作上的种种压力都需要她一个人去撑起来。当一个人在无可选择的情况下,往往会将事情做到极致。

但已成为大家眼中“专家”的李丽娟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孩子有一次半夜被热水烫伤了,当时没有车,附近也没有医药店,没办法的她拨打了同事的电话,同事二话没说就买好药给送到了家;工作调动后,需要搬家,大家伙儿都帮着张罗,一件件的把东西归置到位才离开。

“作为一个男同志,在工作和生活中,还常常会有感到吃力的时候,更何况一个女同志呢。所以我们能帮上忙的时候就多帮点儿。”同事王伟说道。

有了同事的帮忙和照顾,李丽娟的工作和生活很快地步入了正轨。孩子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手腕上戴着电话手表,脖子上挂着家里的钥匙,在李丽娟加班的时候,他还能自己蒸米饭、煎寿司;家人也渐渐地放下了担忧,通话内容由千叮万嘱变成了唠唠家常。

她说,在今年过年从家返程时,她心里轻松了许多。因为不再“漂泊”的生活让父母终于放下了心,因为孩子的健康成长让她安下了心,因为领导和同事的关心与帮助让她坚定了信心。

在回到合肥的当天晚上,李丽娟在自己的日志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30岁的时候,幸福就是有钱花;到了40岁,幸福就是少一些牵挂……”

她们是一群为五矿矿业管账的女神,其职责一是要为公司生存、发展提供资金保障;二是要为公司决策提供支持,回归财务管理工作本质。如果说一线职工的劳动成果是为公司生产出高品质铁精矿,那么她们的产品就是一份份高质量的财务报告。为了做得更好,她们依然在努力。

版权所有: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 2007年-2010年  京ICP备05017583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300101号  隐私与安全  法律声明  
运维单位: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我来纠错    投资者   求职者   传媒者   同业者   浏览者